黄 华:华月映岭南



黄华(1913-2010),曾用名王汝梅。河北省邯郸市磁县人,燕京大学肄业。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国务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外长等职。曾任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


在好友伍沾德谈及成立岭南(大学)学院时,前副总理、外交部部长黄华欣然相助:“我帮你出手啦!”在回忆录《亲历与见闻》中,他动情写下“我和岭南学人的情结”一篇。黄华,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为岭南的成立和发展四处奔走,不遗余力。虽岁月无情,斯人已逝,但黄华与岭南学人的情谊永存。


心怀教育,念燕京情系岭南


1971年10月26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灯火通明的会议大厅一片寂静,所有人紧紧盯着电子显示器。红色的数字不断跳动,最后定格在了76(赞成票),35(反对票),17(弃权)。一阵短暂的安静后,人群开始有小骚动,有人拂袖而去了。继而整个大会沸腾起来,爆发出经久不衰的掌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压倒性优势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黄华先生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大会的代表之一,当即振臂欢呼,而这一幕恰被记者拍下。


黄华其名原是王汝梅,因早年进入苏区参加革命,取“黄华”为假名。而这“假名”一用便是一辈子,以致其儿孙全都姓黄了。这样一位投身革命事业、为中国外交倾注一生心血的政治家,晚年为岭南(大学)学院的教育事业不遗余力。


“北有燕京,南有岭南”。黄华早年就读于燕京大学经济系,1952年,中国大规模调整院系,燕京大学与岭南大学等退出历史舞台。而黄华热切期望燕京等大学的优良传统得以继承发扬。据好友伍沾德回忆:“由于燕大无法复办,他(黄华)对岭大的复办就格外支持。”




1989年,黄华先生为学院成立题词


团结有识之士,共建岭南学院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伍沾德博士常说:“一日岭南人,一生岭南人。”早年毕业于岭南大学的他,一直希望能够在国内重办岭南教育,将良好的教育传承下来。因为创办中国首家中外合资企业——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的关系,伍沾德在北京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一个即是曾任外交部长、副总理的黄华。黄华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敏锐地察觉到重视培养下一代是中国发展的关键,认为我国的大学远不足以适应发展的需要。“我帮你出手啦!”黄华欣然接受伍沾德建议成立岭南(大学)学院的请求,联络了很多人,最后成功说服教育部开办。


校、院领导与学院首届董事会部分在马应彪招待所前合影。前排右五为黄华先生


有感于海内外岭南校友的爱校精神,黄华欣然接受邀请,于1988年担任岭南(大学)学院名誉董事。黄华同志经常感叹地说:“我国的大学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国的教育经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更是太少了。”因此,他为岭南学院的发展四处奔走,倾注大量心血。1997年,81岁高龄的他,怀着“团结海内外有识之士,发展祖国教育事业”的心愿出任岭南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黄华多次参加学院董事会会议和各项活动,对学院发展提出了许多富有远见的建议,并和夫人何理良捐款支持学院建设,诚为“作育英才、服务社会”之楷模。


2004年,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黄华先生在学院成立十五周年大会致辞


在回忆录《亲历与见闻》中,黄华动情地写下“我和岭南学人的情结”一篇,足以见黄华与岭南学院的深挚感情。


黄华国际交流基金,斯人已逝德长存



2010年11月24日,黄华在北京因病逝世,举国哀恸,痛失一位外交帅才。岭南学人更是悲痛。伍沾德先生及夫人和岭南(大学)学院的主要负责人分别从香港和广州专程前往吊唁。


为纪念黄华对岭南学院的杰出贡献,学院在岭南堂建立黄华会议室,并于2013年设立“黄华国际交流基金”。黄华国际交流基金设立以来,得到了岭南学院校友及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和热情捐赠,其中包括黄华先生的夫人何理良女士以及其子女带头捐赠,截止到2015年12月,捐赠金额已约1000万元。令人称道的是,与黄华先生有着近四十年友谊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得知岭南学院设立“黄华国际交流基金”的消息后,毅然决定为该基金捐款7500美元。黄华国际交流基金主要用于推进岭南学院与海外高校的交流合作,帮助更多岭南优秀学子实现海外游学。




2014年“黄华国际交流基金”启动仪式,右八为黄华夫人何理良女士


黄华逝世后,其夫人和子女仍牵挂岭南。2011年岭南校友日,何理良女士应邀携家人到访岭南学院,并为师生作了“黄华——献给革命和外交的一生”的专题讲座。回首黄华的一生,何理良如是说:“生逢其时,一生充实,是黄华对自己一生的总结。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14年学院成立25周年银禧晚会上,何理良女士(左二)赠予岭南书法卷张


斯人已逝,但黄华与岭南学人的情结永存。黄华,永远活在岭南人的心中!


文丨何炜佳 陈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