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至庄:中国现代经济学的播种人



邹至庄(1930- ),祖籍广东番禺,曾就读于岭南大学,后移居美国,是一位享誉中外的经济学家。他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座教授、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首任名誉院长、现任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


他是享誉中外的美籍华人经济学家,他是著名“邹氏检验”的发明者,他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他牵线搭桥开办“福特班”,把西方经济学首次引入中国,他一生跟岭南结缘,是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成立的重要推动者……他,就是邹至庄教授,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首任名誉院长,现任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


岭南求学:It feels like a family



1930年,邹至庄出生于广州市。他两个哥哥都在岭南读书,6岁的他就来到了康乐园看他的哥哥。他的父亲邹殿邦(Tin-Pong Chow),曾长期担任广州商会主席。


时隔70多年的岁月,85岁的邹至庄教授仍清楚地记得和父亲在一起的画面。“1942年香港沦陷后,全家人从香港搬到澳门。我从小爱游泳,每天爸爸坐黄包车,我骑着单车,两车并行来到游泳场。”


从父亲身上,邹至庄学到了一生受用之不尽的宝贵财富。“第一,做人。父亲教我跟人打交道要考虑到对方的利益,‘易地而处’,所以我从不做人情,我追求双赢。第二,做事要有恒心。想做什么事,我一定要费尽一切努力去做成。第三,重视健康。小时候,父亲就请南方最有名的太极拳名家董英杰老师到家里教我太极拳,我6岁就学会了整套太极拳。”


已是耄耋之年的邹至庄教授身体非常好,依然每天坚持运动,早上打太极拳,当日还要游泳、打网球或高尔夫,从三种运动中选其一。


6岁从广州到香港,再到澳门,入读岭南附小、到岭南附中。1945年回到广州读岭南高中。1947年入读岭南大学。1948年赴美国康奈尔大学留学。邹至庄的整个童年、少年都跟随着岭南。“我离开岭南只有一学期,是要跳级的原因。初二时我想升高一,但是岭南不允许跳级。我便在澳门培正中学读了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后来就回岭南继续念高一。”




1947年邹至庄入读岭南大



在岭南,邹至庄有许多一块念书、运动、玩耍的好朋友。“胡守为,他是我的好友、中学同班同学,是我在高中和大学一年级的‘同房’。”(胡守为教授,陈寅恪先生的弟子、曾任中山大学副校长。)


“我非常幸运,能在岭南读书,没有学校比岭南好。”“好在什么地方?”“岭南精神独一无二,我非常怀念那时候的时光。It feels like a family.”在美国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后,邹至庄教授说到激动时刻,英文脱口而出。




声名鹊起:邹氏检验(Chow Test)



“她果然问起Chow Test。”当笔者提到邹氏检验时,邹至庄先生亲切望着身旁相伴六十载的邹太太,笑了起来。


著名的“邹氏检验”(Chow Test),来源于邹至庄的博士论文《美国汽车的需求:一个关于耐用品的研究》,论文在1955年写完,1957年整理成书出版。 “我的论文用1921-1953年的数据估计了一个美国汽车需求量与美国消费者的收入和汽车价格的关系。我想知道这个关系在1953年后的四年是否不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发明了一个统计学的检验方法,它后来被命名为邹氏检验。”


“邹氏检验”让邹至庄在经济学界声名鹊起。如今,“邹氏检验”已经成为计量经济学中的重要工具。“邹氏检验可以解释经济现象 ,也可以预测经济规律。从数学的深度来说,邹氏检验的创新并不大,但是它的应用范围很广。”在经济学领域、医学行业和各种引用统计学的领域,都可以应用到邹氏检验。(邹至庄的汽车需求函数,可用于对汽车需求的预测,1950年代后期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作预测也应用它。)


“我的女儿行医,大概一年多前,她说与她合作研究的同事用了邹氏检验做研究。比如,医师需选择药剂以降低病人体温。邹氏检验可以用来确定用两种药后病人的体温和用药日数的关系是否相同。”


由于“邹氏检验”的应用甚广,每一本计量经济学的教科书都把它包括在内。差不多所有经济学的研究生和多数三、四年级的本科生都读过。




中国现代经济学的播种人:福特班和邹计划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从1980年代开始,邹至庄把关注的目光聚焦于中国的经济改革问题,他频繁回访中国,应约成为中国国家体改委的顾问,对双轨制改革、控制通货膨胀、外汇改革等重要议题着力良多。此外,他亲自牵线搭桥促成的“福特班”和“邹计划”更是把西方经济学首次引入中国,并为经济学领域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1984年,国家教委的王泽农、外事处王复孙来到我美国的家里,找我谈要把西方经济学引进中国。我一听,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也要搞现代经济学了,这是好事啊,当时就答应促成此事,答应在1984、1985和1986年的暑期分别邀请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到中国讲述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


邹至庄当时任“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委员会”美方委员会主席,在他的促进下,得到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和美国福特基金会1984年达成协议合办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项目。可以想象,在那个人们用不解的眼神审视一切“西来之思”的岁月,破冰之举势必需要当事人格外的智慧与胆识。




1989年,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委员会主席黄达教授、美中经济学教育与研究委员会两主席邹至庄教授和德怀特·帕金斯教授在中美双方委员会第三次联席会议上的合影



“福特班”全称“中美经济学研究生培训班”,是属于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项目的其中一项。1985-1996 年,“福特班”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了10期,先后有417名学生参加了培训;1987-1992年,“福特班”在复旦大学开办了5期,培训学生201名。“福特班”的618名学生来自全国各重点高校经济学和管理学专业的在校硕士生或青年教师,他们经过严格的考试进入福特班,接受为期一年的英语、经济学、数量分析和计算机等方面的强化训练,由外籍教授直接讲授现代经济学理论。一部分同学得到美国教授的推荐到美国留学,得到博士学位。


福特班作为当时中国国内最为系统地讲授西方现代经济学理论的培训项目,其学员至今已经成为经济学界、业界的中坚力量。今天,人们甚至戏称“福特班”为中国现代经济学教育的“黄埔军校”。邹至庄也被誉为中国现代经济学的播种人。


姚益龙是1989-1990年复旦大学“福特班”的学员,他现为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的金融学教授。当初他的同班同学包括现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时隔25年,对于福特班的老师和同学,姚益龙仍感觉历历在目。“教我们班的四个教授分别来自美国肯塔基大学、旧金山大学、夏威夷大学,英国兰卡斯特大学,他们的教学方式给我完全不同的体验,跟国外经济学名家的直接接触加深了我对经济学的理解,也让我们第一次系统地享受到世界一流的研究生教育。”




1989年11月,复旦福特班Hualman教授夫妇及部分同学在上海嘉定合影。(前排左一为姚益龙。此图为姚益龙教授提供)


邹至庄还与国家教委(后教育部)合作安排中国研究生到美国和加拿大留学,攻读博士学位。邹至庄亲自出经济学试题,国家教委出面组织,命名为“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在全国重点高校中选拔佼佼者。李稻葵、周林、方星海、许小年、胡祖六、李山等人均受益于此。邹至庄改变了这些人当年的命运,这批人大多成为中国经济学界的重要人物。


促建岭院:搭建桥梁,连接世界



邹至庄教授在岭南接受了十多年的教育,尽管他早已定居美国,但他乡梓情深,始终牵挂着祖国和岭南母校。


1952年国内院校调整,岭南大学停办,但是数十年来慈母的背影,从没有在岭南人的脑海中淡化或消失。20世纪80年代,岭南校友四处奔走,希望重建母校。邹至庄教授不远万里回国。1986年中山大学给邹至庄授予名誉博士,当晚宴时他与时任中山大学校长的李岳生先生建议由李校长向国家教委提出在中山大学内建立岭南(大学)学院的申请。1988年正当岭南大学成立100周年,国家教委批准学院成立。1989岭南学院正式在中山大学安家。岭南学院建立后,邹教授出任首任名誉院长,着手岭南学院的各项改革工作。




1992年6月,由我院与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联合主办“广东外向型经济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孙商清教授和我院名誉院长邹至庄教授担任主席


在学院建立初期,师资力量不足,邹至庄教授十分重视对学院师资的培养,不仅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海外培训,还邀请世界一流的教授来院交流。


20世纪90年代初,邹至庄想邀请一位美国教授来学院担任客座教授,但是有个别领导反对。“后来那个领导想去美国,希望我给他写邀请函。我说您同意邀请美国教授担任客座教授,我就给您写邀请函。”笔者笑道:“您的这一做法很有勇气啊!”“嘿,这个不算什么,我做的有勇气的事还多着呢。”老年变顽童,邹至庄教授也笑了!


建院初期,邹至庄名誉院长建议经济学系王则柯教授开设《微观经济学》,最早将现代经济学普及到大学校园。“我当年所用的教材都是邹教授指定的。”在旁的王则柯教授补充道。邹至庄教授与王则柯教授亦师亦友,每年邹至庄教授回到岭南,王则柯教授都亲自陪同。



邹至庄教授做客岭南大讲堂,与师生探讨经济知识


为了进一步提高师生的研究水平和培养质量,邹至庄教授一年多次回国。当访问岭南学院时,与青年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座谈,做客岭南大讲堂,与岭南学子共同探讨经济的奥秘,帮助他们在经济学的路上越走越远。


漂洋过海,他用毕生所学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建言献策;教书育人,他尽教授之责为社会的文明进步培养人才。邹至庄教授将岭南学院“作育英才,服务社会”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文丨黄宝英

图丨学院图库、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