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屏山:凭高山之德,铸岭南之魂



王屏山(1926-2006),福建省福州市人。1948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无线电系,1948年至1951年在岭南大学物理系攻读研究生并任助教。王屏山先生曾任广东省副省长。他心系教育,为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的成立和发展做出重大贡献,1989年出任学院第一任院长。


以八斗之才,行报国之事


1948年,王屏山先生满怀抱负,意气风发,迈进了享有“北有燕京,南有岭南”之美誉的岭南大学大门,进入物理系攻读研究生。1949年6月王屏山先生参加党组织领导的广州地下学联,195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1年8月,王屏山先生仍在岭南大学物理系电子学专业攻读研究生,组织表示想把他上调到岭南大学附中任副主任;而他的导师——著名的电子学专家冯秉铨教授则表示希望他留下来担任助教。一边是自己心向往之的学习机会,一边是组织与人民的殷殷期盼,王屏山毅然选择了后者。他认为,自己虽然有志于科研工作,可是只要革命工作需要,共产党员就应该去到最需要的地方。他告别了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导师,告别了自己热爱的科研事业,结束了在岭南大学的学习生涯,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而他,也许从未想到,自己这么一走,竟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


虽居陋室,懿范远


王屏山先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老是在想啊,很多人有那样的事迹,那样的回忆,那样的足迹,我都没有,我不写。我自己什么都不写。我觉得我的足迹就是学校。”


王屏山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胸怀万丈霓虹志,却只是朴实无华、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完成自己的教育宏图。王屏山先生从教半个多世纪,为教育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年轻时,他绝大部分时间吃住在学校,和老师们生活工作在一起,孜孜不倦。后来出任岭南(大学)学院的院长,他在凌晨两点为学生宿舍修水管。老年时,他创办多所民办学校,呕心沥血,却不曾拿过学校一分钱的工资。


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时,王屏山先生被查出身染绝症,本该激流勇退好好休养,他却仍旧坚持工作。1991年以来,王屏山先生先后动了五次大手术,切除了部分内脏器官,即便如此,癌细胞仍扩散至全身,但先生依旧对他的教育事业念念不忘。期间有秘书看他身体虚弱却仍旧整日工作,实在心疼他,为他偷偷推掉了许多工作。谁知被他发现了,于是很少发脾气的王屏山生气地对秘书说道:“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了,我正在与时间赛跑。”的确,为了他热爱的教育事业,王屏山先生拿自己的生命和时间赛跑,不考虑自己的身体,却唯恐耽误了国家与人民。


人民教育家王屏山


心系母校事业,勇提改革思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许多岭南大学的校友开始酝酿着成立岭南(大学)学院。有校友找到了时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的王屏山老先生商讨此事,他满心欢喜地答应,并全力参与到岭南(大学)学院的筹办中。


1980年岭南大学广州校友会成立。那时他刚好查出来患了前列腺癌,在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了前列腺癌切除术。几天后,手术线还没拆除,他就急着出院,希望参与到校友会的工作中来。岭南大学广州校友会为团结、组织海内外岭南校友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极大地推动了建院进程。





1989年学院开学典礼上王屏山院长讲话


1989年,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成立。学院成立之初,百废待兴,王屏山先生不畏万难,准备出任岭南(大学)学院的院长一职。按编制,岭南学院是中山大学属下的副厅级单位,一些人对他说:“你是副省级干部,怎么能降级屈就院长职务呢?”但是王老先生心系的是教育事业而不是级别,他全力支持创办岭南(大学)学院,一心想的就是重振母校,将岭南(大学)学院建设成为一流学府。如今母校需要自己,自然是义不容辞,于是他力克众议,成为岭南(大学)学院的第一任院长。在繁忙的政务中,他仍心系母校教育,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管理校务,时常回到绿草如茵,俊采星驰的康乐园,与同学们亲切交流。他从不停滞不前,建院后大胆地与师生一起求索改革路,在全球化的大时代背景下,他提出重视英语教育的观点,强调文理科渗透。如今岭南(大学)学院强调博雅教育,亦是王屏山先生这一理念的体现。


学院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合照。右二为王屏山院长


青山绿水长流,红灰精神不朽


王屏山先生曾说:“和教育在一起,就是和未来在一起。”2006年2月,王老先生在与病痛斗争了十七年之后,带着对教育事业的无尽牵挂,离开了人世。暖春三月,这位“以集天下之英才蠢才歪才而教之为乐事”的老人,在离去的时候,收获了无数人的哀悼和爱戴。


在追思会上,老师、校友、学生代表纷纷表示,王老先生终身致力于人民教育事业,淡泊名利,鞠躬尽瘁,数十年不改其志。即便后来虽身罹重疾,但仍以久病之躯,服膺“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在普教、高教、民办教育乃至“差生”教育中贡献不断。“他就是把生命焊接在教育事业上,哪怕到最后,80多岁的老人仍把时间表排满,把病房当作办公室,孜孜不倦,别人看见了也心疼。”有教师这样说道。




1991年,王屏山院长、学院董事会黄华名誉主席、区金蓉董事(从左到右)



而岭南人更是对他的离去寄去了无尽哀思,岭南人失去了一位好师长,但王屏山先生对目标的执着,对未来的无畏,对社会的奉献,对人民的付出,却成为岭南人珍贵的精神财富。“殷红如血,深灰似铁”的红灰精神在他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在他的激励下,红灰精神已在一代又一代岭南学子身上得到传承。


白云山高,珠江水长。王屏山先生虽已离开我们,但先生之志,如这青山不改,恒为岭南人心中的屏障,护我前行;如这绿水长流,常润岭南人心中的沃土,给我滋养。一代一代的岭南人,在王屏山先生的激励下,奋勇前进,自强不已。


文丨李淑宁、梁子晴、邱璇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