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葆定:岭南“姑爷”,一家倾心助岭南



叶葆定(1908-2008),祖籍广东惠州,1934年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回国历任工程师、总工程师,并源于其夫人、岭南大学1928惺社李蕙荃学长之关系兼教于岭南大学,1945年战后在香港从商,经营木制家私、房地产等。1983年移居加拿大温哥华。1998年起担任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他的父亲曾是孙中山的“死敌”——炮轰中山舰、意图捉拿国父的粤军总指挥叶举;他的一生与“岭南”结缘——年轻时,一段姻缘让他成为“岭南姑爷”;中年时,因爱留守,他成了“岭南教授”;晚年,中山大学岭南学院MBA联姻麻省理工学院(MIT),他慷慨解囊,10多年间捐赠近7000万港币予岭南。


他,就是叶葆定,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名誉主席、学院名誉教授。



缘起:岭南“姑爷”,情系岭南


一生为教育,几乎倾尽所有,百岁老人缘何对“岭南”情有独钟?


叶葆定先生的女儿叶尚志曾经说,叶老先生年少时原本极想考进岭南中学,但和他同行的伯父开玩笑说,“这个学校好贵的哦,你读得起吗?还是去别处读书吧!”后来他考取了培正中学,和岭南失之交臂。叶老先生也曾说,可能是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再另案读书,所以印象特别深刻,感情非常特殊。


叶老曾经毫无保留地讲起他在岭南的爱情浪漫史。他年轻时在美国MIT读书,而李蕙荃女士则在美国学钢琴,她是岭南大学转归中国人自办后的第一届毕业生。他们在一次为中国水灾筹款的赈灾活动中相识,他很清楚地记得1932年,他省吃俭用,用辛辛苦苦存下来的100美金买了一个钻戒,向李蕙荃学长求婚。对心上人的求婚,李蕙荃学长既欢喜又感动,在少女的羞涩中答应了。


随后,李蕙荃女士回国在岭南大学教钢琴,叶先生也随之返粤,职任工程师并兼课于岭大。后来叶葆定先生赴香港从商,1983年一家人移居加拿大温哥华。远在太平洋彼岸,叶老一家爱国爱家乡,奉献社会,奉献教育的炽热情怀并没有泯灭。当上个世纪80年代,他携同太太李蕙荃回到祖国,回到康乐园时,看到当年深寄感情的惺亭被保留下来,一如既往地立在康乐园,二老感慨万千“中大并没有因为历史的变迁而失掉一些可贵的东西”!1991年,叶葆定伉俪为岭南学院捐出第一笔款项——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永久教育奖励金。




力行:叶老一家,倾心相助岭南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每一位获得奖励金的学生,都会亲手书写信件跟捐赠人真诚地交流。当叶葆定伉俪收到感谢信时,二老感到非常高兴。叶先生说,这封信让他看到,这些年轻人是知道感恩的,这个学校是个好学校,学生是好学生,这个学校乃至整个国家是有希望的!至此,叶老一家人开始了对岭南全心全力的倾投。


正是叶葆定先生,促成岭南叩开了世界一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大门。1998年,岭南学院能成功和MIT签署协议合作IMBA教育项目,离不开叶葆定先生的提议、积极推动和付出最大的捐助。


当叶先生了解到岭南有办MBA项目的意向时,就主动约见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董事会伍沾德主席:“想不想跟MIT合作MBA?”伍沾德先生表示当然希望。叶老就一口答应下来:“好。那我就去试试!”随后亲自去跟MIT联络商谈。MIT同意合作时却又提出一个难题:MBA项目的实施将需要大量的资金,而以往MIT与中国大学的MBA合作项目,都是由MIT的校友捐款支持,岭南怎么解决资金问题?彼时适逢亚洲金融风暴,香港的岭南校友自身的经济都处于困境。叶先生毫不犹豫地捐资250万美元,带头解决了合作的资金困境。





“有MBA项目了却还没MBA大楼,他一听又出手1200万元港币,按国际MBA教育的标准建了叶葆定堂。”“岭南发展很快,叶葆定堂又不够用了,学院筹建岭南MBA中心大楼,他一听又毫不犹豫捐出50万元美金……”伍沾德先生对叶先生的每笔捐助都记得清清楚楚。2006年,98岁高龄还不远千里莅临学院亲自为学生颁奖,和MBA学生促膝谈心,为新的岭南MBA大楼捐款、奠基……


截至2007年底,叶老先生一家共为中山大学捐资了5600多万元港币。2008年叶老先生临终前又答应捐赠了170万美元予岭南学院。叶尚志女士说,这笔钱来自父亲的遗嘱:其父将财产分成三份,全部捐赠教育,其中一份170万美元即赠予岭南学院。叶先生不仅倾心相助岭南,他还不忘家乡,对惠州学院、图书馆等均有付出巨大的捐赠。




叶老一家三口,除了叶先生身体力行,倾情相助岭南,他的太太李蕙荃女士和女儿叶尚志女士对岭南的付出也不遗余力。看到岭南教师们的宿舍简陋,有些教师甚至没有宿舍楼住,而是去外面租房子,李蕙荃女士提出为岭南捐赠教授楼,给教师们一个安静舒适的居住环境。别人往往以为叶先生是大富豪,才捐这么多钱给母校,可谁又会想到,而叶太太对教授楼的捐赠以及对学生设立奖励金的捐赠,资金均是她一生教授钢琴所得。当时捧着巨额捐款在手,大家都觉得异常沉重。


叶尚志小姐是叶葆定先生夫妇唯一的女儿,她眼睛不好,父女在叶太太离去之后相依为命。叶小姐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毕业生,她对岭南和明尼苏达大学合作举办中美EMBA项目不仅捐赠资金,还亲自陪同老父亲从加拿大飞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参加中美EMBA第一届学生的毕业礼。叶小姐是董事会的名誉董事,她多次从温哥华专程来校出席学院和董事会的活动和会议,对岭南的帮助和支持不遗余力。




情系:为岭南挥金如土,待自己吝钱如命


叶先生对岭南教育倾心投入,并且一直乐此不疲,觉得这是一种投资,常说“投资有着落我就很欢喜”。


是什么让叶葆定老先生对岭南这么倾情倾心呢?他告诉我们——“第一,秉承父志,从事实业、教育、文化来服务社会;第二,捐钱是为岭南,为国家,而不是为私人。虽然自己没有求学于岭南,但他在这里拍拖、结婚、任教,有着深厚的感情。”“一日岭南人,一世岭南人”。在所有人的心中,叶葆定老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一心为他人,为岭南,为教育不断奉献的杰出岭南人。



“他并非大富翁,一分一毫都是当年他做实业时辛辛苦苦所得,对自己的生活,他节俭得近乎苛刻,让人很难想象,很多人都觉得他‘怪’。”与叶先生相交相知多年伍沾德先生对此非常感慨。请“富豪”在路边只吃一块钱一碗的粥;到商场买西装,2000元一套的嫌太贵不舍得买;九十多岁高龄了,每次从加拿大回来,他只坐经济舱……


中山大学党委副书记李萍说,2006年春天,中大派人去加拿大拜访叶老先生,“一进家门我太惊讶了,房屋之陈旧,我敢说连中大最普通的教师宿舍都不如!”叶老先生坐的那张沙发,破旧得已经翻皮了,原本软绵绵的垫子变成硬邦邦的。中大几位领导再说要求老人家换个新沙发,老人只是笑笑不作答。直到老人去世,这张沙发依然没换。





叶老先生90多岁高岭时,仍精神矍铄,谈吐缓慢而清晰,并多次参加岭南学子的面对面交流会。他说,自己养生有三大秘诀:运动、思想和环境。他从1960年开始练瑜伽,四十年如一载坚持早晨4点起来练习。伍沾德先生说,叶学长从来不看医生,而是自己看哈佛的医学报告,保持心胸的开阔、思维的活跃和心态的年轻是叶老不老的秘诀。


2008年1月25日,这位“岭南姑爷”在安详中辞世,享年一百岁。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永远缅怀叶葆定先生!




(来源:公关办)